褚中喜律师2021年度受委托的四起刑案均辩护成功
分类:社会万象 热度:

     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褚中喜律师收到某法 院就一起所谓的涉恶案件作出的一审《刑事判决书》,被公诉机关指控敲诈勒索并提出量刑建议十三年零六个月案件,被以非法拘禁罪轻判一年零五个月,罪名异议辩护意见被采纳。至此,褚中喜律师2021年度新接受委托的四起刑事辩护案件在约定的阶段均辩护成功。


一、四起辩护成功的刑事案件


1.容某被控贩卖运输毒品案


    容某因被控贩卖运输毒品于2020年9月14日被某市中级法 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并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容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 院未采纳其上诉意见,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二审上诉失败,容某被送入某监狱服刑。2021年2月26日,容某妻子委托褚中喜律师代理申诉。


    褚中喜律师接受委托后启动申诉程序,向省高级法 院递交刑事申诉状及证据材料。认真负责的审判监督庭法 官经认真阅卷,并多次与褚中喜律师电话联系,仔细听取律师辩护意见。经合议庭评议并报经本院审 判委员会讨论,分别于2021年12月16日和2021年12月23日作出《再审决定书》和《刑事裁定书》,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本案。


2.某市徐某被控涉黑涉恶案件


    徐某是某地级市多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经营的业务有房地产、小额贷款、贸易等,因民事起诉而得罪债务人,遭恶意报案。当地扫黑办挂牌督办,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对徐某等人实施抓捕。因委托的当地律师申请会见被拒,2021年1月20日,家属委托褚中喜律师参与本案,经过据理力争,褚中喜律师在异地看守所会见到异地羁押的徐某,随之对公安机关利用刑侦干预经济纠纷的违法办案行为依法提出控告。


    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褚中喜提出了本案“不涉黑”的律师意见,在检察机关起诉阶段,提出徐某不构成寻衅滋事、诈骗等三罪的法律意见,均被采纳。检察机关又以敲诈勒索罪予以公诉,并提出判处十三年零六个月的量刑建议。经过开庭,褚中喜律师提出40余页3万余字的“罪名异议”辩护意见,被法院采纳。该案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21年12月31日,也就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拘禁罪轻判徐某一年零五个月,很快,徐某将恢复自由。


3.身价数十亿老板被控职务侵占


    被告人王某系十几家公司的唯一投资人和实际控制人,是某直辖市房地产行业的知名企业家,净资产几十亿,为了响应某地招商引资政策,在某市成立某房地产公司,对某房地产项目进行开发。当地某企业看中了王某公司开发的项目,提出收购,最终达成协议。因当地企业不按约定时间支付尾款4500万,王某公司提起民事诉讼,当地企业利诱王某公司挂名股东以涉嫌王某职务侵占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


    该市某区法 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一审以王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其十年有期徒刑,王某委托褚中喜律师辩护二审。经过积极争取,获得二审开庭机会,褚中喜律师梳理出50余份证据,指导作出两份审计报告,先后提出60余页的辩护意见。市中级法 院最终采纳了褚中喜律师的辩护意见,于2021年6月4日作出二审《刑事裁定书》,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4.孙某被控拒执及职务侵占案


    被告人孙某是某地某龙头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曾是市县两级人 大代表,因受新冠疫情和局部经济下行影响,导致企业到期银行贷款和法院判决暂时难以偿付,县农商银行向公安机关“贷款诈骗”为由报案。因有抵押物,公安机关改变侦查方向,以涉嫌职务侵占和拒不执行人民法 院判决裁定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一审法 院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两罪并罚,判处孙某十年零六个月。


    孙某家属不服,于2021年4月28日委托褚中喜律师提起上诉,并辩护二审。在二审法官限定时间提交书面辩护意见准备不开庭的情况下,褚中喜律师以最快的速度提交二审公开开庭、排除非法证据、传关键证人出庭、羁押必要性审查、重新审计鉴定、调取监控视频、经济影响风险评估、检索相同案例、参考专家意见等十余份申请,获得二审开庭机会。市中级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21年11月9日作出二审《刑事裁定书》,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二、四起案件的来源与共同之处


    上述第一起贩卖运输毒品案是被告人容某的同监室室友推荐,该室友曾经褚中喜律师辩护,从一审实刑改判缓刑而恢复自由;第二起涉 黑涉 恶案是经褚中喜律师湖北老家的亲戚推荐;第三起职务侵占案是被告人从网上检索到褚中喜律师的一起二审改判无罪案与其涉嫌的案情非常类似;第四起拒执和职务侵占案是被告人曾在北京某中级法院刑庭工作的表弟推荐。


    褚中喜律师的主业是代理行政诉讼原告,刑事辩护只是副业,每年办理刑事案件一般不超过五起。上述四起案件,褚中喜律师都申请合议庭将案件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均获允许,辩护意见也得到采纳。其中,两起被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案件,此前是经一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的案件,其难度可想而知。


   上述贩卖运输毒品案是经申诉被某省高级法 院决定再审的案件,司法实践中,刑事申诉成功的概率极低,能启动再审,并让省高级法 院自己纠正自己的裁判,更是难上加难。四起案件中的三起均重新签订委托合同,家属将继续委托褚中喜律师进行下一程序的辩护。涉黑涉恶案件如果检察机关抗诉,家属也表示将继续委托褚中喜律师二审辩护。


上一篇:江西大余:激情篝火点燃丫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